陡普新闻网
当前位置:陡普新闻网>娱乐>大发游戏源代码 县令想升官,苦于无钱无门路,师爷献一计,从此财运滚滚大钱来

大发游戏源代码 县令想升官,苦于无钱无门路,师爷献一计,从此财运滚滚大钱来

2020-01-11 08:43:34 来源:陡普新闻网

大发游戏源代码 县令想升官,苦于无钱无门路,师爷献一计,从此财运滚滚大钱来

大发游戏源代码,(知县故事之一)

话说古时候,有一个同州县,同州县里有一个叫朱知山的县令,一心想升官发财。常言说得好,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如果能向上爬一级,从县官爬到知州,从管一个县到管几个县、甚至10多个县,那白花花的银子可是以百万两计算。如果没升上去,发配到了偏远的穷县,地主老财没几个倒也罢了,可往上的门路却没有了,因为知府大人都不到穷县来视察,知县就少了面见知府大人的机会,对仕途影响当然大大的。

同州县就是这样一个穷县。

朱知县以前认识的知州刘鹏年刘大人这年调走了,前往省城高就。朱知县没少给刘大人送礼,虽没希望向上升一级,但他希望刘大人帮他调到富裕的县,刘大人开始答应了,到最后却放了水。朱知县为这事懊恼了好几天。钱花了不少,事没办成,对他一个穷县来时,这是他尽最大努力搜刮来的钱财,而今像肉包子打狗落了空,他心中除了一丝懊恼还有一丝愤慨。

生气归生气,但工作还得继续做,该上班时上班,该收钱时收钱。这不,过了新年,来了一个新知州,叫什么周正周大人,听说是省上调来的。官员见面会上,朱大人虽然跟周正见了一面,但朱大人跟他不认识,也没交往,所以话不多,略显生疏。为了拉好这个新上级的关系,他决定另起炉灶,一定要在他手上调成新工作。

朱知县已在同州干满5年,他在朝中没人,所以升迁十分困难。虽然刘鹏年刘大人放了他鸽子,但他的顶头上司他还是不敢得罪,除了顶头上司周大人这条路可走,其他路子他根本没有办法。可是,要搞好与周大人的关系,需要大量的钱,钱呢?他望着门外自己管辖的穷县,真是一筹莫展。

这天,衙门外传来一阵击鼓鸣冤声,有人进堂要打官司。朱知县正在气头上,原本不想接这桩官司,但有师爷递进来一张5000两的银票,他眼睛一下放了绿光,这不是钱吗?什么样的人舍得如此破费,这官司一定不小啊。发财了!他大叫一声:“升堂!”

朱知县在大堂坐定,看见堂下跪着一男一女。经过了解,男的叫谢江,是城外谢员外的小儿子。谢家家大业大,光土地有6000余亩,是同州一霸。女的叫春兰,是谢员外的佃户,租借谢家土地做农活,家庭贫穷。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谢家小儿子谢江从常山书院读书回来后,无所事事,有一日在田间玩耍,发现长得俊俏做农活的春兰,想霸占她。春兰不肯,四处躲藏,最后跑到柴山上,走无可走,打算跳岩自尽。谢江不肯撒手,一路狂追,被春兰的爹爹发现后,前来制止,在山坡上春兰爹被谢江一掌推下悬崖摔死了。原本想自尽的春兰看见爹爹摔死后,她放弃自杀,为了报仇,她决定活下来,要谢江偿命。而谢江仍不肯放手,在山坡上欺凌了她。临走,谢江穿上衣服对春兰说:“你去告吧,看县官大,还是我爹大。实话告诉你,在同州,我爹最大。哈哈哈!”春兰痛不欲生,整日以泪洗面,在邻居的鼓励下,她最终走进县衙,告了谢江一状。然后有衙役前往谢家,把谢江抓来跪在堂上。

朱知县把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弄清楚后,他一拍惊堂木,指着跪在堂下的谢江说:“大胆刁民,青天白日敢欺负良家姑娘,还把老人推下悬崖致死,死罪难逃,打入天牢。来呀,押下去……”

朱知县话没说完,谢江哎哎叫道:“大人,你搞错了,不要相信这姑娘的一面之词,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我从常山书院回来后,到我家田里搞实践,比如种点棉花、种点玉米什么的,没想到,这小女子和她爹跑过来,硬说我毁了他家庄稼,要我赔偿。天地良心,我谢江根本没占他家的田,也没毁他家的农作物,再说他家的田不也是我们家的。即使毁坏一点,到了年底,我说你们家少交一点租子总可以吧。他们不肯,非要我谢江赔偿他们5000两银子,大白天,这不是讹人吗?再说我一个读圣贤书的,哪有那么多银子赔给他们。有理讲不通,于是我就向山上跑,准备找我爹来给他们说理。小女子的爹不依不饶来追我,跑到山上自己不小心滚到山下摔死了。这管我谢江什么鸟事。至于小女子春兰,我碰都没碰她,何来强奸一说。请青天大老爷作主。”

朱知县听了,有些犹豫。不是为银票,是为了堂下观众,银票固然要收,但青天大老爷这个名声他还是要的。师爷看出了朱知县的为难,他上前附耳几句,好似一语点醒梦中人,朱知县一下来了精神,他清清嗓子说:“你们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样吧,待本官调查清楚后再行定罪,你们先下去。退堂!”

朱知县来到后堂,原来早有谢员外在此恭候多时了。

谢员外见到朱知县,立即跪拜在地,求朱大人救他孩儿一命,并说救命之恩没齿难忘,要什么给什么。

朱知县知道谢员外财大气粗,平时小心眼,又抠门,甚至有时候还不把他这个知县放在眼里。谁叫他有钱呢?只要他肯出钱,这些,朱知县从来不计较。今天谢员外小儿子既然犯在本官手上,倒要好好敲他一把。

朱知县长叹一声说:“难啊!谢员外,令公子可是犯的杀头大罪,我要是包庇纵容,本官这乌纱帽可就保不住了。但本官又考虑到与你家的关系,迎来送往,谢员外也从没少礼节,所以本官今天才没有把令公子收监。但是这管不得几天,上头压下来,还得押进去。”

谢员外一听,吓得倒地大拜,连说帮帮忙,帮帮忙,开个价,开个价。

朱知县见时机到了,竖起一根手指说:“这个数,不嫌多吧。”

谢员外一看:“一万两?”他顿了一下又说,没问题,没问题。

朱知县摇摇手指说:“谢员外,你把本县当成什么人了,难道打发叫化子?不,这是十万。谢员外,你知道,杀人案本官这里是包不住火的,本官还需要打点州府、刑部,难道令公子的命不值这个价?嫌多就算了,我也懒得冒丢乌纱帽的风险。”

谢员外想想钱是有些多,但比起儿子的命来,钱又是身外之物,不过,这朱知县胃口也太大了,一下就要十万。家里的钱肯定不够,他决定回去卖土地也要把钱凑够。

谢员外最后想通了,忍痛答应。他仍有担心问:“银子按大人的吩咐一定给你送过来,不知我犬子这案子,大人会怎么定案?”

朱知县看了一眼师爷,师爷向他点了一下头后,他说:“这好办,就按令公子说的办。或者,你们想怎么办,本县就按你们的意思办。谢员外,满意了吧。快去凑银子吧。”

谢员外三叩九谢而去。

谢员外交了银子后,朱知县再次升堂。案桌下跪着春兰和谢江,而大堂外则挤满了围观群众,此事已在全县闹得沸沸扬扬,都想看看朱知县对这起案子怎么判。朱知县看着黑压压的人群,一下感到压力巨大。他望了一眼侧旁的师爷,师爷向他递了一个眼色。他宣判如下:

谢江推人下崖致死、强奸春兰一案,经衙役、仵作现场戡查,证人作证,证据确凿,无可抵赖,现判谢江死刑,打入死牢,秋后问斩。

这结果大大出乎围观群众的猜想,人们哦了一声,随即爆起热烈掌声,直呼朱知县为同州的朱青天。

朱知县和师爷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而谢员外却万分失望,他在后堂听到判词后,瘫软在地,差点背过气去。

朱知县退到后堂,谢员外抓住他,连问几个为什么?朱知县把他摁在凳子上,安抚了他一阵后说,面子工作还是要做的,这么大的案子,全县老百姓都在看,本官不明断,如何向上、向老百姓交差。如果判错了,本官乌纱帽保不住不说,令公子的命也休矣。

谢员外着急问他,下步怎么办?

朱知县说,好办,在监牢里找一个死刑犯顶替一下不就过去了,谁也不知道,令公子出来后,你叫他走得越远越好,再也不要回来。

谢员外到这里方才明白,朱知县打的原来是这个如意算盘。他为朱知县的足智多谋竖起大拇指,并为犬子的平安流下热泪。

朱知县摇摇头说:“这并不是本官主意。你要谢,谢师爷吧,他想出来的这个好主意。”

师爷拈拈胡须,三人于是哈哈笑了。

一个月黑风高之夜,谢江在两个黑衣人的护送下,从县衙大牢出来,趁着夜色,穿过街巷,在东门外骑上黑马,一路急驰消失不见。

(图文无关)

(知县故事之二见本人头条号11月3日:故事:县官不如现管,县官钱送少了惨被打脸,感叹作官也不易)

快乐8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