陡普新闻网
当前位置:陡普新闻网>汽车>淘汰赛来临:边缘自主品牌车企何去何从?

淘汰赛来临:边缘自主品牌车企何去何从?

2019-11-14 14:05:31 来源:陡普新闻网

在2019年漫长的十一月假期之后,“金九银十”汽车消费热潮并没有给中国汽车市场带来一丝温暖,中国汽车市场已经提前进入冬季。尽管许多汽车公司逐月发布“好消息”,但迄今为止,除长城汽车外,大多数汽车公司与去年同期相比都“失去”了销售额。

然而,10月9日,平安银行的一封内部邮件将李宝汽车、中泰汽车、华泰汽车和力帆汽车这四家汽车公司暴露在“破产”的前沿。也有争议的是,许多独立品牌徘徊在生死边缘。

该邮件称:“猎豹、中泰、华泰和力帆将于年底进入破产程序,预计这将涉及上下游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产业链中约500亿元的坏账。”

后来,汽车公司一个接一个地驳斥了这个谣言:力帆说这个消息是假的,中泰说已经向公安部门报案了。然而,平安银行只对例行检查做出回应。

事实上,在信息公布之前,上述四家企业今年多次受到负面因素的困扰。虽然谣言没有结束,但它反映了在汽车市场整体下行状态下,边缘独立品牌销量下降、经营亏损、债务高企等现实问题。

"今年汽车市场的负增长已成定局。"10月10日,在《中国汽车工业发展报告(2019)》(2019汽车蓝皮书)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傅吴语认为,汽车市场淘汰竞争已经开始。目前,不仅一些国内汽车制造商和零部件制造商,而且一些跨国汽车公司都面临淘汰。

“没有大规模生产、技术和平台的支持,太多的制造商只能造成工业过剩。”芙吴语说。

10月14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China Association of Automobile Industry)发布的月度汽车产销数据显示,今年9月,中国汽车产销分别为222.9万辆和227.1万辆,同比分别下降6.2%和5.2%。1-9月,汽车产销分别为1814.9万辆和1837.1万辆,同比下降11.4%和10.3%。

汽车市场的转折点已经到来。基础薄弱、过度依赖政策、不重视技术研发的企业最有可能走到生死边缘。漩涡中的四家企业危机更大。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8月,中泰汽车累计销量为124,400辆,同比下降32.3%。此外,今年上半年,中泰汽车的收入仅为50.4亿元,同比下降50.83%。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9亿元,同比下降195.37%。

猎豹和力帆汽车的生活更加艰难。截至8月,只有30,951辆猎豹汽车售出,主要车型几乎崩溃。今年上半年,力帆的净利润从去年同期的1.25亿元降至-9.47亿元。

然而,华泰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可能会面临更严重的问题。北京大多数商店已经关闭或停止销售华泰汽车。华泰目前汽车销售的商店已经变成了其他品牌的4s店。店里卖的华泰型号是2017年生产的。

正如美利坚合众国秘书长崔东树早些时候所说,“汽车制造商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汽车销量的下降可能会加速淘汰不合格企业的进程,其中一些企业明年可能会退出市场。”

边缘汽车公司去哪里?

“所谓淘汰意味着退出市场,这意味着企业退出整个汽车制造业,更意味着整个汽车企业不再从事整个汽车制造业务。但是,企业退出后,仍可以选择生产汽车零部件和其他相关产品,与其他企业签订合同或出售资产。”10月13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汽车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上述专家认为,由于中国对汽车企业实行资质管理,即使汽车企业停产,相关的生产资质也将保留,现有的投资准入管理规定也给了相关企业“重生”的机会。

“从中国目前的情况来看,新车制造商获得资格相对困难,而这些资格更为宝贵。经营不善的汽车公司可以通过引入新的投资者来重新开始。”上述专家指出。

一些新势力也选择通过控制“僵尸企业”曲线来获得生产资质。例如,马薇汽车通过控制中顺汽车获得乘用车和商用车的生产资格,并将其转移到温州工厂。百腾汽车有限公司以8亿元收购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

当然,除了生产资格的重新定位之外,通过引入新的控制方来实现“重生”也并不少见。

2003年,走上国内汽车竞争之路的Xi安秦川汽车被当时世界第二大充电电池制造商比亚迪实业收购。在秦川汽车资格和生产线的帮助下,比亚迪汽车公司诞生了。

同样,在2017年底,当广州因持续亏损而陷入金融危机时,宝能以65亿元人民币收购了广州51%的股份,成为广州最大的股东。一些分析师指出,奇瑞无疑是当时吸引新投资者观光的最佳选择。

9月28日,天津一汽李霞汽车有限公司宣布与南京博骏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开发生产新能源汽车。同时,其业务还包括研究、开发、制造和销售完整的乘用车、汽车零部件、发动机、电力驱动系统、电池组系统、储能系统等。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交易后,一汽李霞在车辆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负债上投资5.05亿元,持有合资公司19.9%的股权。并协助合资公司申请车辆生产资质。届时,一汽李霞将不再具备车辆生产资格,也将无法继续从事车辆生产业务,这已成为另一种“退出”形式。

“一般来说,即使倒闭,也不会以破产告终,而是会被合并或重组。”一位熟悉企业破产法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据了解,在目前的企业破产制度下,通常有三种类型:重组、和解和清算。重组是指企业可以通过出售资产、剥离不良债务、重组和引进投资者等方式和程序恢复正常。和解是指债权人和企业可以通过债务豁免、债务重组、债转股等手段减轻当前的债务压力,恢复企业正常运营。

只有当企业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明显缺乏清偿能力时,才能按照规定清偿债务,进入破产程序。

“在破产重组和解阶段,企业仍有恢复正常经营的可能,但各方可能都要付出一定代价,包括出售优质资产和剥离不良资产。”上述人士表示,“破产法最初是为了通过各种方式振兴企业而制定的。因此,大多数破产案件将首先经过重组或和解过程。简而言之,目标是清偿债务,使破产企业能够继续发展。”

谁将履行社会责任?

事实上,作为一种使用寿命长的产品,汽车消费者不仅严重依赖汽车制造商的专业服务体系,而且汽车制造商应该承担安全、油耗和排放的责任。

对汽车消费者来说,面对汽车制造企业的重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1条也明确规定,消费者购买、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时,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原企业分立或合并后,可以向变更后承担权利义务的企业索赔。

《产品质量法》也明确规定,销售者必须对消费者购买的产品质量负责。《三包规定》还规定了汽车制造商保证保修期不少于3年6万公里,三包有效期不少于2年或5万公里的义务。

此外,为确保汽车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根据2017年7月1日正式实施的《汽车销售管理实施办法》,当家用汽车产品经销商不再经营供应商的产品时,应及时通知消费者,并与供应商合作更换承担“三包”责任的经销商。承担“三包”责任的供应商和经销商应确保继续向消费者提供相应的售后服务。同时,供应商必须保证未来10年的备件供应和售后服务。

以铃木退出中国市场为例,长安汽车以1元的价格收购了长安铃木的日本股票,全力支持长安铃木的持续经营。铃木将继续向长安铃木提供生产许可证。长安铃木将继续生产和销售铃木品牌汽车,并提供售后服务。

这也意味着长安汽车从现在开始将接管长安铃木的生产、运营和售后工作。旧车主的保养和新用户的购车都不会受到影响。

与此同时,在汽车分析师钟石看来,拥有足够的汽车售后服务是一项很好的业务,将会有企业争相这样做。

“罗孚在英国破产后,数百万辆社会所有汽车的售后服务由其他公司承担,这些公司也可以赚钱。”上述专家补充说,“目前,发达国家有相关的法律法规。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出现问题甚至退出,汽车企业如何履行维护车辆的社会责任问题将变得越来越突出。”

事实上,面对汽车使用造成的空气污染和道路交通安全问题,汽车制造商负有不可推卸的法律和社会责任。

2017年1月3日,在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扩大生产者责任制度实施方案》中,首次确定对电气电子产品、汽车、铅酸电池和包装材料四大类产品实行扩大生产者责任制度。

根据该计划,汽车制造商的产品设计显然应考虑可回收性和可拆卸性。用于维修和保养的技术信息和诊断设备将向独立维修商(包括再制造商)开放。同时,探索汽车生产、交易、维修、保险、报废等环节的基础信息整合,逐步建立全国统一的汽车全生命周期信息管理系统,加强报废汽车产品的回收管理。

重组能解决问题吗?

但是,对于最后一个销量不佳的企业来说,没有产品资源和技术资源,“接手”的风险相对较高。随着整个汽车市场的下滑,增速放缓,竞争加剧,边缘化的汽车企业能否真正解决这个问题仍然是一个大问号。

今年8月,BAIC印相的重组被宣布为“解散”、“重组将需要1-3年”和“赔偿公司将出具借据”。

后来,BAIC·印相发表声明说,重组正在进行,目前的困难将在重组完成后得到妥善解决。

尽管这一消息毫无根据,但重新组织“道路堵塞而漫长”也是客观现实。北汽印相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重组的结果了,今年欢迎经销商提供三项权利保护。

根据经销商提供的信息,双方争议的焦点是which印相欠经销商的2亿元欠款和which印相停车后拒绝提供备件,这影响了汽车的售后问题。

“一些魔法速度车仍在10万公里的三年免费保修期内,但由于制造商不提供配件,车主去了4s店锁门。”一些经销商在捍卫自己的权利时表示。

据了解,从2018年起,BAIC印相一直受到诸如停工、裁员和权利保护等问题的困扰。由于近年来销量急剧下降,生产频繁暂停,经销商退出网络,BAIC印相的研发、销售和售后系统受到严重损害。

经销商希望BAIC印相最大的单一股东北汽集团承担责任。

消息人士称,BAIC已经向经销商承诺,重组后,将把汽车付款、回扣和其他欠款退还给经销商。

"这次BAIC被迫帮忙。"业内人士说,BAIC印相毕竟有BAIC的品牌,BAIC不想让它陷得太深,所以它与重庆市政府联手。"

事实上,重庆合川区政府和北汽集团以前就积极“输血”BAIC印相。去年10月,北汽集团、重庆合川区政府和重庆印相实业集团向BAIC印相注入约20亿元人民币,希望帮助BAIC印相恢复生产。

然而,自去年7月发布停产通知以来,北汽印相仍未能摆脱困境。在汽车市场持续下滑的背景下,BAIC印相的重组也增加了许多不确定性。然而,谁将为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买单还不清楚。

“品牌制造商消失了,授权销售和服务系统消失了,零部件供应链中断了,谁将负责相关的法律责任、车辆售后服务责任和制造商的原始服务承诺?消费者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企业如何履行自己的法律和社会责任?”业内许多专家呼吁业界关注这些问题。

上海十一选五投注 福建11选5投注 北京十一选五投注